首页 >科技

郑州商丘曾现小飞机降落公路加油飞行员坦承

2019-05-21 20:54:21 | 来源: 科技

郑州商丘曾现小飞机降落公路加油 飞行员坦承黑飞

昨日上午,在郑州通航试验区,当事小飞机驾驶员陈伟与大河报对话,还原这起事件的相关情况。实际上,近年来郑州、商丘也发生过数起小飞机降落加油事件。 小飞机在公路降落,被罚60万 昨日上午11时,在郑州上街机场,乔治海因茨(中国)飞机制造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陈伟接受采访称,他是4月9日发生的北川“黑飞”事件中小飞机的驾驶员。 陈伟说,他有国内认证的飞行执照,坐在副驾驶的是美国飞行员Andy是公司的飞行教练。 在上街机场河南大宇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机库,见到了当事小飞机的姊妹机型“空中悍马”,后排有两个座椅,翼展9.1米、长6.7米、空重350千克,属固定翼小飞机。 “当时,飞机刚组装出来,就是试飞,调试性能。”陈伟说,在低空飞行至北川辽宁大道空域时,他发现路上车辆稀少,适合降落,就决定降下去加油,为了避免碰撞车辆,他们还事先在空中盘旋了一圈。 “一共加了26升97号汽油,整个过程大约10分钟。”他说。 因陈伟所在公司及当事飞机缺乏相关证件,该次飞行行为被民航部门判定违法,其公司及个人被处以共计60万元罚款。陈伟称相关处罚还在进一步的行政复议之中。 郑州、商丘也曾发生此类事件 实际上,根据友报料,小飞机在公路降落加油,此前至少在我省的郑州、商丘两地已经发生过。 据称,今年2月份,一架小飞机在连霍高速商丘段附近一条公路上降落并加油,引数百人围观,警察到场维持秩序,小飞机随后继续升空飞行。去年上半年,在郑州,一架小飞机在京沙快速路上降落,同样是加油后再次升空。 陈伟称,商丘那次事件,正是他驾驶一架固定翼小飞机在南通飞往郑州的途中,补充燃油。 河南大宇通用航空有限公司董事长封杰说,在郑州京沙快速路上降落加油的小飞机为其公司所有,是一架动力三角翼小飞机。 对这两起飞行事件,陈伟、封杰都坦承未能提前办理手续,属于“黑飞”。不过,他们都认为可以保证安全。“这类小飞机起降距离一般都不超过50米,而选择降落的公路直而宽敞,净空没有干扰,车辆也不多,适合降落。”陈伟说。 政策有瓶颈,“黑飞”占到九成 陈伟说,尽管他已介入通航行业多年,并试图搞清小飞机合法起飞的所有手续,但没能如愿。 “对小飞机的飞行手续,包括民航部门在内的相关部门至今没有许可手续办理窗口,更没有一站式行政服务中心。究竟一次飞行需要那些手续才算完备,业内都不清楚。”他说,“因为手续庞杂、办理周期太长,很多人迫不得已在"黑飞"。”陈伟认为,目前国内“黑飞”占到了小飞机总飞行量的九成以上。 “我们希望国内的低空能够更开放,让越来越多的通航公司的小飞机有用武之地。”陈伟说,“如果一味压、堵、打、罚,只会对通航行业雪上加霜。” 陈伟说,在行业发展非常发达的欧美国家,小飞机司空见惯,小机场等各种配套服务设施也相当完善,一般市民对小飞机并没有太多的神秘感。动态郑州通航试验区正争取政策支持 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国内通航公司数百家,但持有通用航空经营许可证的企业仅123家,河南仅有5家拥有经营许可证的通航企业。 郑州通航试验区管委会副主任何乾坤昨日表示,目前国内的空域改革尚无时间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通航行业发展,需要顶层设计来解决。郑州通航试验区正在向中国民航局方面争取相关政策支持。从北川“黑飞”处罚看我国小飞机飞行手续 北川“黑飞”事件后,民航部门认定,当事飞机所属公司未取得飞机生产许可证、飞机型号认可证;当事飞机尚未取得适航证、国籍登记证、无线电执照;当事飞行员无中国民航飞行员驾驶执照;未办理任何飞行任务审批手续,未申报飞行计划。违反我国民用航空法、飞行基本规则、通航飞行管制条例等。 美国飞行管制制度是什么样? 美国共有民航飞机认证、实验类飞行器认证、单机试航认证3种管理模式。种认证适用于高空飞行的大飞机,第二种适用于低空飞行的小飞机,第三种适用于介于两者之间的飞行器。 这些认证包括飞机生产、组装、保养维护、飞行执照考取以及航路图等,囊括了“人”、“机”、“天”、“地”。只要通过认证,基本上可按照航路图在低空自由飞行。目前我国只有种认证。 关于通航,你可能想知道的3件事 ●中国的民航航线络发达程度已是世界第二,但低空却近乎空白。作为未来交通运输行业发展的重要走向,低空产业蕴含着巨大的经济潜力。 ●小飞机运输效率高,经济、安全,只需要两地各有一条多300米的跑道就可以通达,油耗比很多汽车还低。 ●3~5年内,全国可能需再规划建设至少5000处通航机场才能满足需求。

济宁市委副书记、市长梅永红对南水北调治污工作提出明确要求
推荐:男人有益处的运动
网友调侃绘上班族表情图 被呼-太形象-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