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评论为什么说偶像剧是女人的童话

2018-11-06 10:13:07

评论:为什么说偶像剧是“女人的童话”

长于大漠与狼为伴,率性自由,勇敢独闯建安城,智慧又不世故 女主角莘月令温文尔雅的富商九爷莫循与英姿飒爽的将军卫无忌都对其情有独钟。甚至大漠王胡伟立,也与其青梅竹马,儿女私情竟关乎政治博弈。如此人生赢家,在现实中几无存在的可能。这样的情节却在近热播剧《风中奇缘》中华丽丽地铺开,让许多观众欲罢不能。

作为电视剧,《风中奇缘》满足了很多观众的心理需求,带来了某种精神愉悦,已经尽责。若问一部电视剧是 低端娱乐 还是另一种形式的做作,我以为《风中奇缘》和许多故事一样,只是灰姑娘情结的改良变种。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灰姑娘的梦想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王子公主从此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是故事的永恒主题。莘月爱上九爷、卫无忌或为他们所动,每一次的抉择,不管是 卫月恋 还是 九月恋 ,都以心动为标准。怦然心动、珍惜爱并为爱付出,这不是整天嚷嚷着对方不懂爱的饮食男女们的共同追求吗。

但现实更多上演的是 我爱的人不爱我,爱我的人我不爱 的狗血桥段,或越发物质赤裸的婚恋观。大漠成长的狼女莘月来到中原,搁在现实中就像懵懂的乡下姑娘进城一样,她更有可能遭遇的是局促、冷漠和失望,那会像电视剧里的那样那么容易就倾国倾城。但恰恰是这种反差,这种完全违背现实与逻辑的梦境般的自说自话,迎合了观众的心理需求。对《风中奇缘》作积极解读,为这世界上存在的一种 喜欢 辩解 它说了关于爱情的故事,这爱情既建立在平等欣赏的基础上,又因剧中主人公的外在和内在资本而摆脱了 一地鸡毛 的俗世命运;它满足了我们的幻想意淫心理,这种心理我们可能耻于承认,但人人都有,为什么不呢?

莘月被九爷拒绝后骤然心碎出走大漠,却又得到卫将军的一路守护。不少人讽刺这个电视剧有浓得化不开的玛丽苏情结。我倒是认为,定义各种各样的 苏 ,没有太多的意义。剥去情节的外衣,电视剧所讲的不过是一个爱字。在愈发习惯于用物质衡量价值的年代,很多人会说,越来越难以相信爱情。之所以感觉爱越来越难,可能是自己计较多了。看一个充满爱意的故事,不能治愈现代病,或许可以营造个短暂的梦。

男人常称偶像剧是 女人的童话 ,其实玛丽苏不仅是女人专属。古代戏台常常上演的才子佳人的故事,大家闺秀与落魄书生相逢相恋,如《牡丹亭》、《西厢记》,就是男人的爱情梦。寒窗十年,书是读了不少,却遍寻不见黄金屋和颜如玉。兼具 黄金屋 与 颜如玉 幻想的富家小姐便备受拥簇。当时的受众主要是男人,文学作品便以满足男人幻想居多。现在的市场要迎合女人的需求,便为女人造梦。女性让男人学学,男性叫女人醒醒,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在自说自话。但就像小时候女孩听公主的童话或男孩相信英雄的传说一般,有所期盼,终归是好的。

虽然一度对架空剧没有太多好感,但我很欣赏此次《风中奇缘》抹去原着的一切年代和历史人物信息。架空历史后,人们更容易专注于故事本身。既然是在造梦,那就好好编织一个美丽的童话,没有必要故作严肃。轮番和古人恋爱只会创造滑稽的笑料。

不过,电视剧只负责造梦,不负责兑现梦。回味完 从此,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的童年美梦后,别忘了回到现实,人丑人美都该多努力提升自己。首先,你得穿得上水晶鞋呀。

作者曹林(原载中青报)

广州中央空调
能上下分的捕鱼游戏
牛栏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