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电力专家详解被误读的限电

2018-10-29 12:17:45

电力专家详解被误读的限电

2010年9月以来,一些地方采取拉闸限电的措施变相减排,成为全国媒体关注的焦点。

在此次拉闸限电风暴中,民营企业活跃的中心浙江温州、宁波等多个地市,纷纷把限电目标对准那些高耗能企业,钢铁、造纸、化工等行业都成为拉闸的目标。

为此,中国电力络电视台(www.cptv.com.cn)请来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秘书长王志轩和中国国电集团公司安全生产部主任王忠渠,一起就拉闸限电和节能减排的话题进行讨论。

1 部分省份“限电”何为主因

主持人:王秘书长,作为电力行业的专家,您是怎样看待媒体对拉闸限电的关注这个现象的?

王志轩:媒体将“拉闸限电”作为一个焦点关注,我认为一点也不过分。这种方式的拉闸限电与电力发展的目标是相违背的。“拉闸限电”短期内好像解决了问题,节能减排的指标下来了,但是因为没有解决结构性问题和根本性问题,也没有使节能减排政策落到实处,这种“一刀切”的限电做法是不应该的。

主持人:王忠渠主任,对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王忠渠:电力是保障国计民生的基础性能源。前一段时间,一些地方发生的“拉闸限电”实际上严重影响了老百姓生活,也违反了国家节能减排的初衷。“拉闸限电”进行节能减排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做法。

主持人:王主任,您了解到的情况怎么样?

王忠渠:现在的情况比8~9月份要好多了,但不可否认,还存在个别地方对老百姓限电。另外,从发电厂这一侧来看,在某些地方,有关部门给发电厂下达了2010年用煤的总指标,这实际上也是一种变相的限电。

主持人:一些地方为完成“十一五”节能减排目标,纷纷掀起了“拉闸限电”风暴,不分“两高”和非污染类企业,甚至把老百姓的电都切了,两位专家怎么看待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

王志轩:我们“十一五”节能的指标是单位GDP能耗,取决于两个方面,一个是能源消耗的总量,还有一个GDP的总量。开始制定“十一五”目标的时候,是有一个GDP和经济发展速度的预测,比如说按照7.5%增速来制定。但事实上,这几年GDP增长速度达到10%了,个别地方还可能更高,GDP更高以后,GDP和能耗之间有一个比例关系,这也是多方面原因造成的。

主持人: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王志轩:就是因为到了“十一五”末了,很多地方节能减排任务没有完成,国家又下了命令,完成不了要在各方面(包括政绩)进行考核,所以说可能会受到这方面的影响。

主持人:王主任,您的观点呢?

王忠渠:对于一些省份,前四年节能减排的工作做得比较少,导致今年节能减排的任务比较重。所以说节能减排对一个国家也好,对一个行业也好,都是一个长期的持续性的工作,不是短期能解决的。

主持人:拉闸限电事件发生后,国家发展改革委和电监会都出面制止了这种做法。那么,从两位掌握的情况看,各地的反映是怎么样的?

王志轩:政府有关部门和相关单位及时制止这种做法,应该说很得民心。因为这种举动首先澄清了一个事实,并不是政府要求这样不顾民生而采取“一刀切”的做法。同时,也对这种做法进行了遏制。

主持人:这种“拉闸限电”对电力企业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王志轩:电力企业本身是一个经济活动的单位,它本来可以正常地发电供电,但这样“一刀切”以后,电力企业自身的生产秩序被打乱了。同时对于一些局部地区,特别是中西部的燃煤火电厂,如果利用小时数很低的话,亏损就会更为严重,所以对电力企业来说,产生的影响也是比较大的。这一方面王主任应该比较清楚。

王忠渠:我很同意秘书长的观点,因为这几年大机组上得比较快,火电企业利用小时数本身不是很高,而且加上煤炭涨价,火电企业整体经营比较困难。如果拉闸限电后再降低火电企业的利用小时,这无疑会给火电企业雪上加霜。这对火电企业的生产经营秩序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2 被误读的贡献大户

主持人:电力行业提前完成了自己的减排目标。在这次拉闸限电过程中,公众却对电力行业有很多误读。请问王秘书长,电力在节能减排工作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王志轩:这里面呢,拉闸限电不是电力行业自身的问题,这一点我认为一定要澄清。电力行业实际上是超额完成了国家规定的“十一五”节能减排的目标,在节能减排方面,电力行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有显着的成效。

主持人:王主任,您的观点呢?

王忠渠:在每个省份,发电集团在设备上都不存在问题,都能够满足社会的正常用电。在个别省份拉闸限电,也非发电企业不愿意发电造成的,而是个别地方政府误读了节能减排的目标造成的。

主持人:但是百姓直观的感受是发电企业发不出电来。

王忠渠:对,实际上现在很多发电厂机组都停着,利用小时并不高。所以,社会上的拉闸限电和发电企业没有必然的联系,发电企业是愿意多发电的。一个是多发电能为社会多作贡献,另一方面多发电对我们企业来说还能够产生效益,不发电是没有效益甚至是负效益,我们是愿意发电的。

主持人:这种情况导致电力企业又成了“冤大头”。

王志轩:一台百万千瓦机组,一年消耗原煤大概300万吨。只要机组少发电,就很容易限煤,从而使能源总量下来。能源总量下来了,单位GDP能耗的分母就下来了,这样节能减排的目标就完成了。这给老百姓造成一种印象,电力行业做了能耗的大头。实际上这是一种误解。

主持人:在“十一五”的节能减排目标中,电力企业承担的任务是什么?

王志轩:在“十一五”规划纲要里面,我们国家有几个约束性指标。对电力行业来讲,主要是单位GDP能耗和二氧化硫总量。2009年年底,电力行业的供电煤耗已经是340克/千瓦时,也就是比要求的355克/千瓦时提前一年达到目标,而且还低了15克/千瓦时。这不仅是提前完成而且是超额完成。

除此之外,关停小火电机组来完成节能减排是另一条路。2009年年底,电力企业就已经关停了6006万千瓦,到现在已关停7077万千瓦,这个指标也大大超额完成了。

电力在“十一五”期间,发展迅速。到2009年年底,全行业二氧化硫的排放已经降到948万吨左右,总量上提前完成了二氧化硫总量的减排指标。

有人就问了,是不是这样的指标规定得有些宽了?实际上,全国除了电力以外,其他工业的二氧化硫排放量还是呈增长趋势的。也就是说,在二氧化硫减排指标方面降低10%,这10%就全是由电力来完成的。

我们还可以跟国际上来横向比较。美国煤耗是多少?美国发一千瓦时电的煤耗是356克,我们是340克,比美国还低。从二氧化硫的总排放量来说,我们电力行业的二氧化硫排放跟美国基本是持平的。我们发一千瓦时电的二氧化硫的排放量是3.2克,美国发一千瓦时电二氧化硫排放是4克。全国的燃煤机组脱硫设备安装比率,现在的比例是76%,在华东地区已基本上达95%。同比之下,美国是40%。所以不论从“十一五”的目标来看,还是与国际上发达国家相比来看,电力行业在节能减排方面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所以说,电力行业确实是超额完成了国家规定的指标。

主持人:电力在全国节能减排中发挥的作用是什么?

王志轩:电力节能减排的作用,就是把一半的煤里面的二氧化硫加以控制,提高全国的节能减排和能源效率。另外,电力是相对容易控制的,所以可以通过节约用电促进全国的节能减排目标实现,这都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主持人:国电集团超额一年半完成了节能减排任务,在这方面您能介绍一下经验吗?

王忠渠:“十一五”期间,国电集团预计关停小火电容量超过600万千瓦,现在已经完成了750万千瓦。这其中涉及到将近5万名职工的安置和就业问题。一般的小火电机组人员都比较多,人员的安置压力非常大,甚至涉及到几代人的就业养老问题。这几年,国电集团按照国家关停小火电的要求,在人员安置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总体上保持了队伍的基本稳定,也付出了很多的代价。

关停小机组的后续工作,一个是在人员安置方面做了大量的努力,另一方面还在于电的配合、供热的补充等。在供热替代方面,好多发电机组同时也是供热机组,在一座小城市就一座小电厂,在关停小的上大的之中还有一段时间,老百姓的供热又不能断。考虑到社会的稳定,在很多地方,电厂临时加了供热锅炉来替代小火电。等大机组起来以后,再把供热锅炉拆了,这对企业来说又是一笔不小的成本;但为了保证供热,承担企业的社会和政治,发电企业依然责无旁贷。在关停小火电方面,国有五大发电集团都是如此,牺牲了巨大的利益,也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这才换来今天电力行业节能减排的成果。

3 带动上下游产业减排发展

主持人:“十一五”期间,电力在节能减排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已经超额完成了节能减排任务。那么除了完成自身的节能减排目标,电力还为其他行业做了那些工作?

王志轩:电力占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重和高低,或者说电气化程度的高低,表明了一个国家技术进步和生活水平提高。现在提倡的风能、太阳能等清洁能源怎么用呢?是通过转换成电力的方式。新能源用得多了,煤炭自然相对用得少了。我们现在的节能,更主要的是节约化石燃料。

电力工业本身有上游也有下游,比如我们现在电力工业中的高参数大容量的机组,包括采用的一系列节能减排的措施,像是设备的利用,这都是跟其他工业部门相关的。所以说不管从宏观上来讲还是从细节上来讲,电力节能减排对于促进全社会的节能减排的提高、促进工业其他领域的节能减排的提高,都具有重要的作用。

王忠渠:应该说电力行业在节能减排方面是走在前面的,也有很多新的技术可以推广到其他行业的。例如电力行业搞的脱硫设施,在其他行业都不如在电力行业发展得好。再比如国电集团搞的等离子点火技术,在节省燃油方面是非常有效果的。还有就是在管理方面的技术和经验,其他行业都可以借鉴。

主持人:通过电力的节能减排,也带动其他相关行业的节能减排?

王忠渠:对,电力行业很多的节能减排的技术,完全可以用在其他行业上,例如冶金、化工、水泥等。电力行业对技术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所以其可靠的技术用在其他行业能够很快衔接,而且也会收到很好的效果。

4 相辅相成的压力与潜力

主持人:“十二五”期间,请二位预测一下,电力节能减排的潜力在何处?

王志轩:电力行业虽然在“十一五”期间的节能减排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并在一些方面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但是我们仍然面临着很大的压力和挑战。

要看潜力的话首先看有什么压力。一个压力来自我国独特的能源禀赋,仍是以煤为主的一次能源的现状,在未来的10年乃至今后很长一段时间,是改变不了的。另外从电力行业自身来看,实际上对常规污染物的控制(如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烟尘的排放等)仍然还面临着很大的减排压力,尤其是氮氧化物的排放。“十一五”期间,节能减排的指标主要是看二氧化硫,烟尘排放也已经得到了足够的重视。

由于二氧化硫等其他常规污染物减排设施在“十一五”期间呈爆发式增长,将全国70%的电力机组都加装了脱硫除尘装置。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加装这么多的设备设施,在今后的运行过程中可能就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在“十二五”期间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对这些新上的大规模的设备进行维护、更新和改造,这也是我们面临的一项挑战。

还有一点就是老百姓对环境质量改善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这些都让电力工业在应对气候变化、温室气体排放、氮氧化物排放、其他污染物加强管理上面临巨大压力。

主持人:从有关资料了解到,我国能源利用率低于33%,也低于许多发达国家10个百分点,这一方面是不是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王忠渠:能源利用率笼统地说不科学,因为它转换的方式不一样。例如,天然气的转换效率要比煤的转换效率高得多。从国家目前看,我国的资源禀赋长期以来还是要以煤为主,缺油少气。所以油和气的能源转换率肯定要比煤的转换率要高得多。如此算下来,我们一次能源的转换率比人家低。但这种低并不是因为咱们的技术、管理比人家差,而是因为资源禀赋和能源结构造成的。

5 “十二五”规划点明减排方向

主持人:“十二五”马上就要到了,能否介绍一下“十二五”期间电力节能减排的目标。

王志轩:这一个方面,与“十一五”期间有一个的区别,就是要考虑单位GDP二氧化碳的排放。第二个就是非化石能源利用比重。核电、水电及其他新能源,在我国终端能源消费中的比重要加大到15%,这个也是国家已经明确的目标。

这些目标会自然而然分解到电力行业。其中非化石能源占终端能源消费比重,70%~80%是需要由电力来完成的。另外,体现电力特点的供电煤耗,也就是能源转换效率方面,这个指标在“十二五”期间同样会被确定。发出电之后还要输送,电输送过程中减少线损电量目标也可能会制定,这些都是关乎电力节能减排的指标和任务。

我个人认为,对我国电力行业来说,节能减排的潜力越来越小,难度越来越大,费用越来越高。

主持人:王主任,作为国有发电企业,在完成“十一五”目标过程中的机遇和挑战是怎样的?

王忠渠:挑战来讲,是因为火电机组的循环效率是受到一定限制的。对电力行业来讲,“十一五”期间做了大量的工作,“十二五”期间再像“十一五”期间那样节能减排,是不现实的,也是非常困难的。小机组关停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了,再关就是大机组了,不可能无限制地关停,这些都是“十二五”遇到的挑战。

对于发电企业来讲,“十二五”期间还是要按照国家提出的建设环境友好型、资源节约型企业继续努力。进行技术改造、更新改造脱硫设备设施,在一些经济发达地区,加大投资力度,加装脱硝设备。继续加大电源的结构调整,继续发展风电水电和清洁能源,继续发展大容量、高参数超临界超超临界机组。对现有的机组进行节能改造和优化,提高现有机组的节能潜力。

现在电力行业尤其是火电企业经营非常困难,在这方面我们也特别希望在“十二五”期间,国家在原有的节能减排的优惠政策基础上,继续出台一些新的节能减排的优惠政策。

主持人:清洁能源方面怎样加大发展力度?

王志轩:现在国家已经在大力发展核电。我国正在建设和批准要建设的核电项目都是全世界规模的。水电方面现在也加快发展步伐。在“十一五”期间,水电建设的速度放慢了,基本上大的项目都没有批。如果在“十二五”期间,水电如果再不加快发展步伐的话,完成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比重的目标是很难实现的,因为有很大一块需要水电来补充。

关键词:

电力专家

泰禾福州湾
物资回收公司
盛世耀凯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