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电价上调难填电厂亏损中心

2018-10-30 11:40:33

电价上调难填电厂亏损 中心 ()

销售电价和上电价昨天起正式上调,在销售电价上调2.5分/千瓦时的平均水平指导下,各地上电价的调整幅度也将陆续水落石出。长城证券研究员张霖透露,全国上电价平均上调约1.7分/千瓦时,其中,北京、上海地区上电价上调约2分/千瓦时。

此次上电价的上调幅度表明,掌握输配电价的电将从中分得一杯羹,输配电价的具体占比由各地政府综合各种因素测算决定。

从江苏省政府站上获悉,江苏省燃煤发电企业上电价上调2.08分/千瓦时。据了解,广东地区上电价上调1.9分/千瓦时。

一位发电企业人士透露,山东地区上电价每度可能平均上调1.75分,其中烟台的上调幅度,约上调1分。此前,山东省电企希望和上报的上电价上调幅度是不低于1.7分千瓦时,因此,如果该上调幅度属实,还是在电企期望范围内的。

电分利

据了解,此次终端电价平均上调2.5分/度,并非对所有部门电价都上调,而是只调整了工业电价。根据国家发改委6月19日的调价通知,为减少电价调整影响,居民生活用电价格、农业生产和化肥生产用电价格暂不调整;四川、陕西、甘肃三省受地震灾害影响严重的县(市)电价也不作调整。

据行业分析师介绍,终端电价上调部分大约占电总售电量的80%左右。而如果上电价的调整幅度和销售电价一致,就意味着电企业要自己承受另外大约20%的电价上调。因此电需要从终端电价的上涨中分得一部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表示,尽管电公司承受的经营压力远小于发电企业,但目前我国电建设相对滞后,国家近年对电投资较大,电还款付息的压力也不小。此外,今年的冰雪灾害和地震灾害对局部地区的电设施造成了严重损害,这也使电经营出现困难。

一位发电企业的负责人告诉,各个地区的上电价上调幅度都不同,电受冰灾、震灾破坏严重的地区此次电价上调中,电分得的份额要稍高,反之则略低。

此外,此次上调电价中还考虑到对脱硫机组的政策补贴落实、可再生能源的附加等因素。

燃眉之急暂缓

山东一家电企负责人告诉,由于此前煤价高涨时山东省内的小电厂缺煤停机的现象很普遍,不少电企因此出现硬亏损,而此次上调上电价之后,有一部分发电效率高、煤价承受力强的电厂有望继续发电,但毕竟上调幅度有限,不乏有小电厂仍难以开机发电。

“据说山西省上报的是每度上涨3.2分,但国家发改委批下来的是2.7分,其中上电价上调2.5分,电得两厘。”山西柳林地区某电厂人士告诉,这个涨幅远远不够。煤炭限价并没有给电厂带来多大的好处,而上调电价也是杯水车薪。

据了解,该厂两台60万千瓦机组目前已经严重“缺粮”。上述人士告诉:“如果不是为了完成政治任务,我们早就应该停机了。”他表示,吕梁地区的机组每度至少需要上调1毛以上才能够盈亏平衡。“现在是发电越多亏得越多,而且电煤还不一定买得到。”

张霖认为,此次上电价调整幅度只能缓解电力企业的燃眉之急,远不能使电企的经营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据粗略测算,每度电需要上调6分4厘左右才能使电企完全消化煤炭价格上涨的压力。

张霖预测,电价还将有后续调整步伐,直到能实现电企的稳定持续发展为止。原因是,目前的煤炭限价并不是长久之计,毕竟煤炭行业市场化程度高,不可能长期实行价格干预;如果煤炭限价半年后就放开,煤价无疑要迎来大幅补涨,届时电企难以承受,又可能陷入亏损。

煤炭合同兑现率低

目前,很多电企反映,今年的煤炭合同兑现率出现下滑,五大电力集团的情况稍好于平均水平。大唐电力燃料有限公司总经理高恩清告诉,大唐的煤炭合同兑现率能达到90%,水平算比较高的。而华电国际(4.74,0.10,2.16%,吧)今年月份的煤炭合同兑现率为70%-80%,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约十个百分点,华电国际董秘周连青认为,今年用电需求量大,高于煤炭产能的增幅,而运力紧张也是造成合同兑现率降低的一大原因。

至于一些竞争力稍弱的发电企业来说,煤炭合同兑现率更低。山西柳林地区某电厂人士透露,现在电厂的煤炭合同兑现率只有60%左右。这实际上导致市场煤的需求量放大,市场煤价上涨的动力更强。

张霖认为,煤电限价挫伤了国有大型煤矿兑现煤炭合同的积极性,煤炭合同兑现率低直接导致发电企业不得不加大市场煤的采购量,这很可能影响到电企购煤的价格和质量,使电企成本明降暗升。

据了解,很多非国有大型煤矿受煤炭限价政策的限制较小,煤价一直在涨,也不存在合同兑现率的问题。这些小煤矿为电企提供的煤炭无论在质量、数量上都难以保证,而价格也不稳定。

周连青表示,华电国际目前正努力增加煤炭合同签订量,增加煤炭库存,以确保较高的煤炭合同兑现率。据了解,华电国际今年月份的煤炭合同签订量正以每个月个百分点的速度增加。

对于此次煤炭限价措施,分析人士对措施的落实效果有所担忧,部分电厂很可能陷入买不到煤的困境。也有分析人士提出,煤炭运输环节中名目繁多的费用也是造成高煤价的原因之一,此次国家限制的只是煤炭出矿价,一些中间环节没有得到有力监管,终到达消费端的价格仍居高不下。张霖认为,此次上调电价只是电价调整的一个开始。

招商证券煤炭研究员卢平认为,目前的上调电价和煤炭限价都只是一种临时行为,煤炭电力不合理的定价机制需要逐步纠正;长远来看,煤电价格应由市场供求决定,煤电联动应得到更彻底地落实。他预计,为期半年的煤炭限价之后,明年的重点合同煤价可能迎来较大的涨幅。

关键词:

电价

,上调

,亏损

蚊香器
广州抵押贷款
捕鱼游戏下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